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德化作文網(www.chinakaobo.com.cn)從2006年開始為作文提供動力!
當前位置:主頁 > 作文素材大全 > 作文素材 > 正文

最新人物作文素材:港珠澳大橋總工程師林鳴:在“唯一”中創造出

時間:2018-10-24 22:19 來源:未知 作者:梁涵 閱讀:

初見林鳴,是在沉管E30的安裝船上——一米八的瘦高個兒站在工人當中,不時爽朗地大笑,與工作中的“一絲不茍”形成反差。

采訪當天,林鳴從會議室急匆匆出來,還沒來得及坐定,便講起最近的情緒,“比任何時候都焦慮,脾氣大得很,總罵人”。焦慮來源于即將到來的最終接頭安裝,這是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最關鍵的環節,關系著整個沉管隧道的成敗。再過幾天,這場“關鍵之戰”就將正式到來。

林鳴是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總工程師,從2005年開始接觸港珠澳大橋工程,像這樣的焦慮,他已習以為常。

面對建設港珠澳大橋這樣一個世界級難題,在這12年的時間里,林鳴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壓力,“時常感到忐忑,每每如臨高考。”他說,“如果要形容這些年我的改變,感覺就像重新上了一次大學。”

 

 

談突破

造一個“記憶支座” 解決世界難題

“這叫記憶支座,前兩天才生產出來,允許你第一個拍張照片。”看到剛剛搬進辦公室的“記憶支座”樣品,林鳴心情大好。這個小小的部件,徹底解決了困擾他多年的“深埋”問題。

在建筑經典理論中,沉管隧道都是“淺埋”,并沒有“深埋”的做法。沉管隧道要“深埋”,就必須解決巨大的海底壓力的問題。而既有的剛性和柔性兩種方法,都無法解決“深埋”的問題。港珠澳大橋建設采用的“半剛性”做法,給沉管“深埋”提供了一條出路。

幾年來,“深埋”遇到的其他問題相繼解決,但兩節沉管之間的大接頭的受力問題,卻一直沒能真正解決。

對技術問題,林鳴一向非常較真。“許多人都以為,‘深埋’問題已經解決了,其實是成了遺留問題。”直到“記憶支座”的誕生,這個問題才有了轉機。

“記憶支座”是林鳴“死磕”來的結果,“把它放在兩節沉管之間,大接頭的受力問題就解決了。”看出記者的疑惑,林鳴又耐心解釋一遍:“原本,兩節沉管在受力時會一同沉降,但受力超過600噸時就可能出現斷裂。加上‘記憶支座’后,接頭就像有了記憶功能,超過允許的受力范圍,會用輕微的錯位來調整。主動‘讓’而不是硬‘抗’”。林鳴說,這種“半剛性”的智慧,得益于中國傳統文化的剛柔相濟。

為了它,林鳴和總設計師劉曉東他們沒少費工夫。解決管間大接頭受力損壞的問題,首先要找到力和位移的平衡,國外專家提出很多方案,卻始終有偏差。

“這是力,這是位移,這條虛線就是讓力和位移達到平衡的曲線。”找出這條曲線花了一年多時間,說到得意之作,林鳴拿起筆現場畫起來:“我覺得這很酷、很漂亮。”而“記憶支座”就是讓這條曲線變成現實的巧妙產品。樣品一出來,林鳴就請工作人員搬到辦公室留作紀念。在林鳴辦公室見到的“記憶支座”是長、寬都不足1米的金屬方塊,雖然小,但由于制作材料是鋅,每個的重量大約有200公斤。

“他們開始還不愿意搬,被我‘強迫’的。”林鳴打趣道。在他看來,這是自己交給島隧工程這所大學的作業中引以為豪的一個,“記憶支座”的前景將無可限量。日后,林鳴打算將這幾個樣品贈送給博物館。

談管理

尊重是基本原則 工作必須“嚴苛”

深埋沉管、快速成島、隧道基礎、工廠法預制、外海深槽安裝……這一系列的世紀難題在林鳴最初接觸港珠澳大橋時是想象不到的。這個橋梁專家、隧道“菜鳥”只能憑著一腔熱情,硬著頭皮上。“困難是逐步加深的,一眼望不到頭。”

1992年,35歲的林鳴開始參與建設他在珠海的第一座橋梁——珠海大橋,而后又相繼參與了淇澳大橋和只有兩公里的“伶仃洋大橋”項目,港珠澳大橋是第四座。

“項目部旁邊的淇澳大橋就是我提出填海填的,當時的海很漂亮,結果被我填成泥灘,那時候不懂環保。”回憶起曾經的粗放式造橋,林鳴有些慚愧地笑了。

除了工程難度,林鳴的另一項挑戰是,如何管理數千人的龐大隊伍?

“對人的尊重是基本原則。”島隧工程的員工都知道,林鳴對灰塵控制的要求很嚴苛,“必須一塵不染”。起初也有許多人質疑“有必要嗎”,林鳴打了個形象的比方:“你設想一下,在昏暗的燈光下,灰塵漫天的環境里,跟員工說要建世界一流水平的超級工程,你愿意嗎?”

在島隧工程各個工區,都有這種一塵不染帶來與眾不同的舒適感。工地、營地、船上、桌椅、洗手間,員工生活和工作的每一處都干凈整潔,并且設施齊全、布置講究。每每問及,員工都會說:“這是林總的要求。”林鳴的“嚴苛”讓他們念念不忘。

作為總工程師,林鳴帶領團隊突破無數難題,向島隧工程這所“大學”交出了無數成績單。而作為總經理,管理也讓他得到不一樣的鍛煉,“更像是我們所有人一起重讀了一回大學,這里是我們的大學。”

然而,林鳴對自己卻不如對員工那樣細致關懷。許多人都知道,他在沉管E8安裝時出現了鼻腔大出血,情況十分危險,卻在手術后立馬又投入安裝工作,醫生只好跟著上船。現在,林鳴對這事仍然談笑風生:“醫生說鼻腔大出血是因為我話多。”說完,自己忍不住先笑起來,而后又一本正經地解釋:“因為鼻腔黏膜的血管很豐富,我不僅話多,還經常拍桌子,嗓門一大就刺激了血管。”

雖然工作忙到停不下來,林鳴還有早上跑步的習慣,“一天不跑就有負罪感”。采訪當天,他5點多起床打完電話,然后就開始1個小時的跑步,“這完全不浪費,恰好是絕佳的思考時間,很多靈感都是跑出來的。”

談期待

盼牛頭島延續使命 望珠海成灣區明珠

桂山牛頭島原是荒無人煙的無人島,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將這里選作沉管預制生產地,這個廢棄的荒島也成為了制造33節巨型沉管的超級工廠。林鳴感慨萬千,“起初有6個方案,還沒想出塢內存放這個妙招之前,一度想選擇地處珠江口內部的南沙,為的是節省幾億元的抗臺風成本。”

采訪中,林鳴多次提到工程建設的全社會成本。他認為,工廠十幾個億的花費,都是國家資產,即使項目完工了,也應該繼續為國家建設發揮作用。尤其是這個了不起的存放沉管的塢。

“如果深中通道再用一次,這個塢就非常值得了,人生不虛此行。”林鳴說,沉管建設第一個就要考慮塢的問題,應盡量將港珠澳大橋、虎門二橋的建設資源整合到深中通道的建設中,“資源的投入都是全社會成本,需要可持續發展。”

面對外界對于港珠澳大橋通車量的質疑,林鳴有不同看法:“這種戰略性的通道,不能簡單用收益來評判,一定要用社會戰略的價值去評估。港珠澳大橋將改變珠江口的社會經濟發展格局。”

作為一名在珠海生活多年的北京人,林鳴對珠海和珠江口的城市發展很有研究。他認為,目前社會對珠江口的建設和發展,已經有了比十幾年前更為成熟的認識,大橋建設正是時候,“東岸的土地已經不多了,珠海還有空間。17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,如果只用三分之一做建設,這個城市還是很美,未來的珠海會成為大灣區的明珠。”

■難忘經歷

三征伶仃洋全隊集體抹眼淚

“不知道到底有沒有‘狼’,萬一‘狼’沒來,沉管回撤意味著工程要損失工期,付出巨大的代價。”沉管安裝是島隧工程波折最多的環節,每一節沉管都有故事,而讓林鳴畢生難忘的則是E15沉管。

2014年底,E15沉管第一次安裝,據林鳴描述,當時前方已發現了異常回淤跡象,但無法確定回淤面積。潛水員只能管中窺豹——看到8000多平方米中的幾十平方米。

很多人希望嘗試一下,但林鳴知道,如果回淤嚴重,安裝失敗,后果將是毀滅性的。

林鳴遇到了一生中最困難的選擇,下令回撤還是繼續安裝?

進,是不可預測的風險;退,是人力、工期、成本的巨大損失。身陷困局的林鳴左右為難。允許他思考的時間不多,一番思想斗爭之后,林鳴下達了回撤指令。

春節后的2015年初,E15沉管迎來了第二次安裝。經過一整個春節的守候,所有施工人員斗志昂揚、滿腔熱情。然而,浩浩蕩蕩的隊伍行進不到一半,前方再次傳來回淤消息。這一次沒有選擇,回淤嚴重,必須回撤。

總指揮官林鳴很清楚,安裝必須再次延期。然而就連他,也無法從感情上接受這一事實。在工人們眼中,林鳴仍舊平靜淡定,他用戲里的唱詞淡定地指揮“再探再報”。而此刻,林鳴的心里承受著巨大的拷問:“怎么向社會交代?同樣的問題還有多少?”

“回撤。”這一次,林鳴平靜而果斷地下令。安裝團隊再次陷入沉重打擊,這支堅毅的隊伍集體抹起了眼淚,林鳴心中百般滋味。

經過半年多的苦戰,建設隊伍“三征伶仃洋”,沉管E15的安裝才得以完成。

 

然而,故事到這里還沒結束,恰恰是剛剛開始。三次安裝的重挫之后,林鳴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:“能不能有一套裝備把淤泥清走,把石頭留下,徹底解決回淤問題?”經過幾個月的深思熟慮后,他正式提出,要開發一套清淤系統。

這支隊伍總有一種將壞事變成好事的精神和力量。10個多月后,曾經不敢想象的清淤系統正式誕生,回淤問題有望真正得到解決。

湊巧的是,清淤系統剛剛誕生,就趕上了沉管E22的安裝,這一次面臨著比E15更嚴重的大面積回淤。當時檢測到的淤泥面積有2000多平方米、20多公分厚,想起E15的半年苦戰,建設者們心中仍舊充滿忐忑。

如今說起沉管E22,林鳴心中無比暢快:“靠著清淤系統,這一次安裝,只用了4天。”

這一回,大敵當前,他們不再被動撤退,而是抓住嚴重回淤的現象,研究出了回淤機理,“從此以后,我們可以計算出回淤強度,能夠自主掌控工程進度了。”

這套回淤機理很快又用在了最復雜的沉管E33的安裝上。林鳴介紹,沉管E33之所以復雜,是因為它集合了曲線沉管、島隧相連、嚴重回淤等多個因素,工程隊伍是采用“風險導向”完成了所有工作,這節沉管的準備工作花了一年多時間。

利用研究得出的回淤機理,林鳴團隊通過計算,將沉管E33的回淤情況進行量化,又創造性地設置了一塊“防污簾”,把回淤強度降低了一半,沉管E33得以順利安裝。

“這是一個連環套的科學故事,成果一大堆。”林鳴再次爽朗地笑起來,“這就是科學家精神。”

(責任編輯:admin)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环亚娱乐ag88登录环亚国际平台 - AG88环亚手机登录环亚AG娱乐 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