會員登錄 - 用戶注冊 - 設為首頁 - 加入收藏 - 網站地圖 德化作文網(www.chinakaobo.com.cn)從2006年開始為作文提供動力!
當前位置:主頁 > 作文素材大全 > 作文素材 > 正文

人物作文素材:承載與擔當——港珠澳大橋工程師林鳴

時間:2018-12-12 23:07 來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閱讀:

木蹊

港珠澳大橋正式通車運營了,這座大橋跨越伶仃洋,東接香港,西接珠海和澳門,總長約55公里,集橋、島、隧于一體,被國外媒體譽為“新世界七大奇跡”之一。

天降大任,負重前行

 

2018年10月23日的伶仃洋上,從太平洋灌入人工島的海風,也吹不散建設者的自豪、喜悅。至此,港珠東西,長虹臥波,天塹南北,通途無阻。這個超級工程堪稱世界橋梁建設史上的巔峰之作。在此之前,誰能想到,人類建設史上迄今為止里程最長、投資最多、施工難度最大、設計使用壽命最長的跨海公路橋梁,會誕生在中國?

時間撥回到2005年。那一年,建設港珠澳大橋的計劃剛剛被提出,現實情況是,在沉管隧道領域,中國的技術還無法達到國際水平。在此情況下,國外媒體都特別關注港珠澳大橋,其實就是因為一個字:難。工程體量之巨大,建設條件之復雜,是以往世界同類工程都沒有遇到的。

可這個重擔,偏偏就落在工程師林鳴身上。

要建造港珠澳大橋,必須突破三個難點:一、港珠澳大橋需要建造一個外海沉管隧道,但在建港珠澳大橋之前,全中國的沉管隧道工程加起來不到4公里。二、這是我國第一次在外海環境下建沉管隧道,可以說是從零開始,從零跨越。三、技術力量不夠,錢也不夠。

作為建造了中國第一大跨徑懸索橋潤揚大橋的負責人,林鳴一宿未眠,坐待天明。

每一步,都是第一步

 

為了準備這個工程,2007年,林鳴帶著工程師們去全球各地考察橋隧工程。當時世界上超過3公里的隧道,有歐洲的厄勒海峽隧道,還有韓國釜山巨加跨海大橋的海底隧道部分。

巨加跨海大橋由韓國一家非常厲害的公司主持,但在安裝的部分卻全靠歐洲人提供支持。每一節沉管安裝的時候,會有56位荷蘭專家從阿姆斯特丹飛到釜山給他們安裝。

林鳴帶著團隊來到釜山時,向接待方誠懇地提出,能不能到附近去看一看他們的裝備,卻被對方拒絕了。

從釜山回來后,林鳴下定決心,港珠澳大橋一定要找到世界上最好的、有外海沉管安裝經驗的公司來合作。

于是,他們找了當時世界上最好的一家荷蘭公司談合作。對方開出了天價:1.5億歐元!當時約合人民幣15億元。

談判過程異常艱難,最后一次談判時,林鳴妥協說:“3億人民幣,一個框架,能不能提供給我們最重要的、風險最大的這部分支持?”

但是,荷蘭人戲謔地笑了笑,說:“我給你們唱首歌,唱首祈禱歌!”

跟荷蘭方面談崩之后,林鳴和他的團隊就只剩下最后一條路可以走:自主攻關!

難以承受國外高額的技術咨詢費用,而世界上其他國家的沉管隧道技術,也無法在港珠澳大橋上照搬套用。林鳴沒有繞開這些問題,他堅信:只有走自我研發之路,才能掌握核心技術,攻克這一世界級難題。

可在幾乎空白的基礎上進行自主研發,林鳴和他的團隊面對的是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:他們需要將33節,每節重8萬噸、長180米、寬38米、高11.4米的鋼筋混凝土管,在伶仃洋水下50米深處,加上東西島頭預設段,安裝成長達6.7公里的海底通道。

沒有經驗,不被看好,外國人都在關注,中國工程師到底行不行?

當然行!2013年5月1日,歷經96個小時的連續鏖戰,海底隧道的第一節沉管被成功安裝。這是不平凡的96個小時,仿佛一個從來沒有人教過,也從來沒有駕駛經驗的新手司機,要把一輛大貨車開上北京的三環。

林鳴和他的團隊在海上連續奮戰,5天4夜沒合眼。終于,海底隧道的第一節沉管被成功安裝!

然而,第一節的成功并不意味著后面32節的安裝都可以簡單復制——嚴苛的外海環境和地質條件,使得施工風險不可預知。

每一次安裝前,林鳴離開房間的時候,都會回頭再看看那個房間。因為每一次出發,都可能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出發。

死神對林鳴的第15個“孩子”——E15——發出了通告。在安裝第15節沉管時,他們碰到了最惡劣的海況——海浪有一米多高,工人都被海浪推倒在沉管頂上。

盡管如此,工人還是護送沉管毫發無損地回到塢內。當時起重班長說:“回家了,回家了,終于回家了。”命是撿回來了,可E15的安裝計劃卻就此擱淺。

第二次安裝是在2015年的大年初六,為了準備這次安裝,幾百個人的團隊春節期間一天也沒休息。但是當大家再一次出發,現場出現回淤,船隊只能再一次回撤。

林鳴當時壓力很大,只裝了15個沉管,還有18個沉管要裝,這樣下去,這個工程還能完工嗎?拖回沉管之后,許多人都哭了。

10年來,幾乎每到關鍵和危險的時刻,林鳴都會像“釘子”一樣,幾個小時、十幾個小時、幾十個小時地“釘”在工地。只有體型的變化暴露了一切:他瘦了整整40斤。

2017年5月2日早晨日出時分,最后一節沉管的安裝終于完成了,船上一片歡呼。世界最大的沉管隧道——港珠澳大橋沉管隧道——順利合龍。

中國乃至世界各大媒體,都在為這項超級工程的完美竣工歡呼。此時的林鳴,卻在焦急地等待最后的偏差測量結果。

偏差16厘米,就水密性而言已算是成功。而中國的設計師、工程師,包括瑞士、荷蘭的顧問……大多數人都認為滴水不漏,沒問題。

但林鳴說:“不行,重來!”

茫茫大海,暗流洶涌,把一個已經固定在深海基槽內、重達6000多噸的大家伙重新吊起,重新對接,一旦出現差錯,后果將不堪設想。

“算了吧。”“還是算了吧!”幾乎所有人都想說服林鳴罷手。

這時,林鳴內心出現一個聲音:如果不調整,會是自己職業生涯和人生里一個永遠的偏差。

他把已經買了機票準備回家的外方工程師又“抓”了回來。經過42個小時的重新精調,偏差從16厘米降到了不到2.5毫米!縮小到百分之一點幾!那一夜,他終于睡了10年來的第一個安穩覺。

大國工匠

清晨5時許,林鳴又開始了自己風雨無阻的長跑。

從港珠澳大橋島隧工程項目營地出發,途經淇澳大橋,最后到達伶仃洋上的淇澳島,來回10多公里。

在近40年的職業生涯里,林鳴走遍大江南北,建起了眾多橋梁。但對他來說,珠海有著特殊的意義。

讀大學前,林鳴當過3年農民、4年工人,曾經到工廠做學徒,拿著銼刀或者鋸條,練習銼、鋸、鑿、刨等基本功,學當鉚工和起重工。后來,才到西安交通大學接受了為期半年的技術培訓。

在同行看來,他的動手能力無人能出其右。在工地上,他可以拿著榔頭、扳手等工具給數以千計的工人一個個講原理、講方法。

橋的價值在于承載,而人的價值在于擔當。

10多年的時間,林鳴走完了港珠澳大橋這一世界最長、難度最大的“鋼絲”。向他迎面而來的是“最美工程”“最美隧道”的標語。在他看來,高品質的工程不是做給別人看的,越是普通人看不到的地方,越要做好。

這個“最美”,不僅僅是自娛自樂、自我陶醉,還要有益于他人,并得到社會認可。2010年,大橋下的白海豚大概有1200頭。2018年是多少呢?2600頭,翻了一倍多。

藍天為卷,碧海為詩;深海白豚,踏浪伶仃。2018年10月23日的港珠澳大橋上,林鳴又完成了一次長跑。

(責任編輯:admin)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發表評論
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,嚴禁發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動的言論。
环亚娱乐ag88登录环亚国际平台 - AG88环亚手机登录环亚AG娱乐 app